新加坡邻里中心:僧人释永旭涉黑案知情人

文章来源:妖道角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17日 23:29  阅读:0200  【字号:  】

18号,到我了,我的心开始怦怦的直跳,脸和耳朵特别的热。我怀着紧张的心情跟着老师上到了二楼,老师让我们几个先做到一边,等会叫到谁的名字,谁再去弹。我轻轻的坐在小椅子上,先听别人弹钢琴。突然我听到旁边的一个人在小声的哭泣,我疑惑的想:一定是因为太紧张,被吓住了吧!

新加坡邻里中心

从前的死对头,现在却变成了一对要好的伙伴;从前弄得又脏又破的书本,又被我们当成珍宝一样的爱不释手;翻开从前的作业,看到熟悉的字体,心里是那么感动,像一个无措的小孩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家……

六年,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我都是很幸福的,无论是谢虫还是中途转走的于顺,都是曾带给过我快乐的人啊。那些幸福,我不会忘,也忘不了,会永远珍藏在心里,那些幸福的回忆呵。

她说她是拿错了,看看自己的书包,着急着一把抱了上去,就怕我们把它书包拿着不放了似的。之后拿起电话哭嚷着就走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戴鹏赋)

相关专题